使用方法:F12键 启动连发/关闭连发

日本为何在钓鱼岛问题接连发难?

(2017-10-26)

核心提示:为什么今年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接连对中国发难?过去四十年,日本只是对钓鱼岛实施事实上的控制,不涉及钓鱼岛的主权归属,现状维持下去,最符合日本国家利益。然而,当今中国经济总量坐二望一,此刻正是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关键节点。恐怕这才是日本按捺不住,要以钓鱼岛国有化的手段来羞辱中国。

  

在24小时内,中国三位领导人胡锦涛、吴邦国、温家宝对日本指出,近来中日关系因为钓鱼岛问题面临严峻局面。他们强调,在钓鱼岛问题上,中方立场是一贯的、明确的。日方采取任何方式“购岛”都是非法的、无效的,中方坚决反对。中国政府在维护主权问题上,立场坚定不移。

尽管如此,日本仍然强行推进钓鱼岛“国有化”进程。11日上午,日本政府召开内阁会议,决定从2012年度预算的预备费中拨出20.5亿日元,由日本政府向钓鱼岛所谓“土地权所有者”栗原家族购买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三个岛屿,并于11时许正式签署了“买卖合同”。通过此举,日本完成了钓鱼岛“国有化”的程序。

针对此项“购岛”行径,北京、台北均发布了严正声明,此项“购岛”完全是非法的、无效的,丝毫改变不了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土主权。北京并在声明中强调,如果日方一意孤行,由此造成的一切严重后果只能由日方承担。

截至11日,中国海监46、中国海监49两艘船已经抵达钓鱼岛外围海域,海监部门制定了相关行动计划,视情况开展维权行动,宣示主权。此文发表时,这两艘船应该逼近钓鱼岛周边12海里的范围了。这显然是北京采取的反制行动的一部分。北京、东京将各自采取何种因应手段,惹人注目。

或谓野田政府对钓鱼岛“国有化”,是迫于国内右翼的政治压力,或谓是为了避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集资购买,采取激进、无序的措施,从而迫使野田政府陷入被动的局面。这两个说法不能自圆其说。若论日本国内右翼势力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压力,存在多年矣,自不待于今日。至于避免石原慎太郎躁进、盲动的行为,也不值一驳。须知,今年4月16日,石原慎太郎在华盛顿一个智库研讨会上首次扬言要“购买”钓鱼岛。不足24小时,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就公开表示,日本政府可能在必要时出手“购岛”,可见两者配合得丝丝入扣。关于野田政府为避免石原躁进的行为从而启动对钓鱼岛“国有化”的进程的说辞令人难以置信。

然则,为什么今年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接连对中国发难?过去四十年内,日本只是对钓鱼岛实施事实上的控制,不涉及钓鱼岛的主权归属。哪怕是几年前,中国综合国力也比现在弱,日本却安于维持钓鱼岛的现状。现状维持下去,最符合日本国家利益,这是常识判断。为何日本要反其道而行之呢?要说盲动、躁进的角色,正是野田政府而已,因为“购岛”、“国有化”之说,石原仅是造势的始作俑者而已,却由野田政府接过手来予以实施完成。

当今中国经济总量坐二望一,此刻正是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关键节点。恐怕这才是日本按捺不住,要以对钓鱼岛国有化的手段羞辱中国。想深一层,东京违反战略博弈的规则,启动此项行动的因素,套句中国的政治术语,可能涉及“大气候”和“小气候”。

中国崛起处于关键节点,终于同西方国家陷入老大、老二关系的怪圈。西方国家已经视中国为准超级大国,中国未来处境尤其被动。假如西方国家尚未把中国视为准超级大国,则没有整合国际力量及中国周边国家对付中国的必要性,中国也不致于有可能沦为众矢之的;倘若西方国家已经把中国视为超级大国,则两个超级大国在地球村必然需要和平相处,西方国家在对华决策上自然有所忌惮,不致于无所不用其极。过去美、苏两个超级大国相处了近半个世纪,彼此打交道时确实有一定之规,核心利益被视为禁脔,对方不会越雷池一步,此即一例。中国被视为准超级大国招致的风险,一如上述。其理至明,无须哓哓多言。

假如西方国家要围堵中国,则在军力聚焦在亚太地区之际,与中国周边国家密切合作,对中国启衅,是借力使力,隔山打牛的绝招。设若中国不作为,则被举世及中国民众视为丧权辱国的行径;如果轻易诉诸武力,则牵一发而动全身,后果不测,西方国家则坐收“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”的好处。而在中国周边的邻国中,菲律宾是扶不起的阿斗;越南则桀骜难驯,而且西方国家对国内民众的情绪也难交代;唯有日本的综合国力同中国旗鼓相当,历史上又是宿怨,稍一拨动,民间躁动情绪易发难收。因此,由日本充当这个角色是最理想的,可收四两拨千斤之效,况且,日本朝野上下本身也有向这个启衅的政治动机,配合之迅速,犹如以臂使指。一言以蔽之,这就是所谓的“大气候”。

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

tj