使用方法:F12键 启动连发/关闭连发

浙江特大安全事故连发 副省长披露四大原因(图)

(2017-12-23)

①火灾现场  ②破窗施救  ③成功救援  ④受伤消防员接受治疗 摄影 刘飞 陈东升

 
 
①火灾现场 ②破窗施救 ③成功救援 ④受伤消防员接受治疗 摄影 刘飞 陈东升  

  浙江省特大安全事故连发 副省长披露四大原因

  法制网记者 陈东升

  “自今年8月以来,在不到半年时间里,浙江省共发生5起10人以上死亡特大安全事故。”在12月14日浙江省政府举行的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上,金德水——这位分管安全生产工作的副省长披露了这5起特大安全事故,在详细分析事故原因后金德水作出部署:“以预防和遏制群死群伤特大事故发生为目标,立即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。”

  五个月五起特大事故连发

  金德水披露的这5起特大安全事故是:

  12月12日上午,位于温州市鹿城区人民西路的温富大厦发生21人死亡、2人重伤的特大火灾。

 
 
 
 
事后查明,该大厦一楼一鲜花店电线明线走火,燃起花店里的包花纸和塑料花,火势迅速蔓延后,大量浓烟涌入二楼舞厅,致使21人死亡。

  12月6日下午,台州市下属的温岭市石塘镇一艘船号为“浙岭渔运281号”的渔运船,回港途中沉没,船上20名船员,除4人获救外,其余16人至今下落不明。

  11月1日,台州市下属的临海市发生一起渔船被撞沉没事故。该日上午,“浙临海2261号”渔船在从嵊泗中心渔港至舟山渔场途中,被一艘外轮撞沉,渔船上的12名渔民,除1人被救回外,其余11人至今下落不明。

  金德水坦言,这两起海上事故中的失踪渔民,说是下落不明,其实下落是明的,海上风高浪急、天气寒冷,落海渔民半个小时救不上来,只能是死路一条。

  10月26日,绍兴市下属的上虞市发生一起12人死亡特大交通安全事故。当天下午17时许,上虞市舜达客运公司一辆车号为“浙DW2615”的客运车从上虞市区驶往岭南乡,途经丰惠镇西南门村沙滩桥路口,为避让前方一辆电瓶车,坠入河中,造成车上12人死亡。

  8月10日,温州市泰顺县发生一起16人死亡特大交通安全事故。当天上午,泰顺人陈克信驾驶“闽J83929”小型货车途经泰顺县原58省道时,与牌照为“浙CG5233”中型普通客车交会时发生刮擦,致客车冲出右侧路面,翻入落差为11.50米的水库内,造成客车内驾驶员蔡庆恩等16人死亡。

  四大原因导致特大事故频发

  金德水说,在省委、省政府的重视下,近年来,浙江省安全生产事故总体呈下降趋势,但今年下半年频频发生的特大事故,反映了安全生产还存在不少问题。

  金德水说,导致这5起特大安全事故发生的因素是多方面的,归纳起来,有4大原因:

  “首先是企业安全生产责任形同虚设。”金德水说,按照法律规定,企业是安全生产主体,但在一些地方,一些私营企业主根本没有安全生产观念,利欲熏心,对员工生命和安全生产极度不负责任;企业产品生产、储存、员工居住“三合一”甚至“多合一”现象十分严重,存在严重事故隐患。一些企业虽然也制定了安全生产责任制度,但没有真正承担起安全生产主体责任,只是写在纸上、说在嘴上、挂在墙上,形同虚设,一旦发生事故,应急能力十分低下。

  他举例说,在8月10日泰顺县特大交通事故中,遇难客车超载121%,超速30%。在10月26日上虞市特大交通事故中,核定载客19人的面包车实际载客42人,超载一倍多,结果坠入最深也不过1.5米的浅水河中,居然淹死了12人。这两起特大交通事故,充分反映了运输企业主安全意识的淡薄,充分暴露了农村短途客运班线存在的严重安全隐患。

  “政府安全生产监管体系不够完善,执法不严、监督不力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”金德水说,少数地方没有摆正安全生产与经济发展的关系,默认经济发展优先于安全生产,默许种种不顾客观条件生产经营的行为大量存在;少数地方对待安全生产,是“说起来重要,忙起来次要”,有的甚至存在侥幸心理,处于被动式应付状态;一些地方文件发了不少、会议开了不少,但安全生产的事故隐患依然存在;一些乡镇、街道的基层基础工作没有到位,安全生产排查治理还存在着许多死角、漏洞和薄弱环节,一旦出事,“基础不牢、地动山摇”。

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

tj